欢迎访问嘉兴热点新闻网
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正文

百度最难捱的一夜:五名高管闪电辞职内幕

时间: 2019年06月20日 | 来源: 网易新闻

-

(原标题:百度最难捱的一夜:五名高管闪电辞职内幕)

源 | 晚点LatePost(postlate)

记者 |张B 编辑 |宋玮

2019年5月17日凌晨4点,百度(BIDU)的财报发布团队已经忙碌到最后关头,在困倦和疲惫中匆匆睡去。他们此时完全不知道,百度高级副总裁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的离职消息将在1小时后由公司最高层面宣布。紧接着,内外将引发轩然大波。

这位扎根14年,在百度内部犹如“磐石”一样的人,去年底悄悄购买了行李箱,开始有计划地从?#26412;?#21150;公室和居所往上海家中搬东西,到离职当天办公室已经收拾一空。一位近距离接触向海龙人士将此称为“蚂蚁搬家”。

此前,向海龙一直在?#26412;?#31199;房,2019年?#33322;?#21018;过,他没有对身边任何人说明缘由,把租住多年的房子退了,自己住进酒店。

密切跟随他的助理一直到官方消息发布的一刻才恍然大悟:“哦,海龙撤了。”

向海龙的离职消息和百度2019年Q1财报同期发布,该季度创造了这?#22812;?#21496;自2005年上市以来亏损先例,净亏损3.27亿元人民币。双重利空叠加,百度市值一夜蒸发89亿美金,从538亿跌落至449亿美元。这一跌幅?#21271;?#21435;年5?#26053;?#26143;经理人陆奇(原百度集团总裁、COO)辞职当日挥发的93亿美金,但彼时其市值高达886亿美元。整整一年,百度市价已然腰斩。

向海龙辞职只是这次风暴正中央,漩涡中,还有另外4位高管离开。《财经》独?#19968;?#24713;,就在近三个月,百度副总裁吴海峰、顾国栋、赵承,以及执行总监孙雯玉均辞职。其中,赵承和孙雯玉的Last Day在4月,吴海峰和顾国栋在5月,向海龙最迟,在6月。百度副总裁的职级为M4-A,执行总监为M4,后者被认为是“见习期的副总裁”。

其中多?#27426;际?#22312;百度10年以上老将――向海龙14年,吴海峰13年,孙雯玉12年,赵承13年左右。除了赵承主管政府关系外,向海龙、顾国栋、吴海峰和孙雯玉?#22025;?#30334;?#20154;?#32034;公司管理层。

《财经》独家了解到,向海龙离职后,其“接班人”、高级副总裁沈抖未直接接手搜索公司销售体系。销售是向海龙传统强项,由顾国栋直接管理,二人辞任后还没找到新接替者。如今,百度采用了一个权宜之计――?#38378;ⅰ?#38144;售管理委员会”来过渡,成员包括沈抖和崔珊?#28023;?#20154;力资源副总裁)等。

五位高管离职、销售侧管理层空缺、?#20064;?#21644;?#20064;?#23064;亲自上前线督战,这家19岁的公司重新“排兵布阵”。这是在战争号角吹响前一个难眠而不安的夜晚。

三个月内闪电辞职的五员大将

地震当日

“陆奇要走内部有风声传出来,这次好神奇,没有人知道,真是一点都不知道。”一位百?#20154;?#32034;公司中层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形容这起风波,“事发前没有任何异动,事发后就不是异动了,是地震。”

向海龙虽然职位为集团高级副总裁,但他手握实权最大,在“走马灯”般的百度高管?#21482;?#20013;,在位时间最长(百度?#38378;?9年,他在百度14年)。百度原副总裁李明远“倒台”后,2016年4月百度?#38378;?#25628;索公司,向海龙出任该公司首位总裁。

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离职。

就在1天前,有团队刚去向海龙办公?#26131;?#20102;汇报;3天前,向海龙如期参加了搜索公司周会;7天前,向海龙在成都出席一年一度的百度联盟生态合作伙伴大会,并发表演讲。

很快百度下了封口令。一位百度技术体系?#24811;?#22238;复《财经》记者消息说:“有要求,不讨论,不评论,不转发,不接受采访。”

辞职当天,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临时召集搜索公司连开两场内部会,上午是总监级,下午是经理级。出席高层包括李彦宏和Estaff成员。(Estaff是代表百度最高决策的虚拟组织)

“What’sthe problem ”李彦宏在会上问道。接着,他给出三个回答――第一,宏观经济有压力;第二,广告主预算有压力;第三,内部广告业务有问题。一位在场人士认为,第三方面的归因?#21069;?#25351;去年医疗广告业务整改?#21019;?#38598;团预期。

?#25300;一?#24102;领大家继续往前走。”上述人士转述向海龙继任者沈抖在现场的表态,“我们肯定是有问题的,但是造就问题的是我们每一个人。”沈抖当天升任高级副总裁,他正努力在内部稳定军心。

Q1财报和向海龙辞职消息?#21152;?#20940;晨5点发布,百度官方当即给出定调。在李彦宏发的内部信中,他用“具有战略?#21491;埃?#25954;打硬仗、能打胜仗”形容沈抖,而仅用寥寥数语宣布向海龙辞职:“我们?#34892;?#28023;龙过去14年的陪伴和贡献,并祝他未来一?#20852;?#21033;。”

负责对外沟通的公关部提前2小时,在凌晨3点才紧急接获通知,他们迅速拟定口径。一位公关人?#31354;抖?#25130;铁对《财经》表示,向海龙对近期负责的核心?#23548;?#19981;达标,?#27809;?#20307;验没有改?#30130;?#35201;负不小责任。向海龙辞职、沈抖上任,是百度自我革新、优胜?#29369;?#33021;者居之。“?#36130;?#38500;了外界?#38498;?#40857;动不了的说法。”

“搜索公司挺慌的。”上述中层认为,现在只是震荡的开端。“看到新闻觉得我肯定要失业了。”内部甚至已经?#34892;?#20154;开始?#22812;?#20316;。不过,他们没人能说?#20204;?#21521;海龙去职真相,谣言在公司散播――其中一个传闻是,“向海龙是两周内被高层干掉的”。

一位向海龙的同事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向海龙在2018年初有过一段迷茫期,那时候陆奇任COO,向海龙向他汇报,再由陆奇汇报给李彦宏。“他很迷茫,自己的角色和定位到?#36164;鞘裁础!?#19981;过那时候仅仅是徘徊,真正下定决心辞职是在去年?#26032;?#22855;离开之后。陆的离职本质上加速了向做决定,“因为他?#38378;?#25152;有矛盾的出口”。

据这位同事回忆,他曾私底下对向海龙推断?#36136;疲骸?#38470;奇离开了,集团层面是不是应该给你升一个总裁或者COO?”向海龙那时很肯定地回答,他不想当百度的二号人物。

上述近距离接触向海龙人士?#30130;?#21521;海龙此次系主动辞职,这天他没有在公司出现,下午已乘坐高铁离开?#26412;?#36825;片是非之地,返回上海的家。

《财经》了解到,百?#20154;?#32034;公司已改组为“移动生态事?#31561;骸保?#33521;文名Mobile Ecology Group,简称MEG。三年时间,向海龙是搜索公司第一任总裁,也是最后一任,他的辞职标志百?#20154;?#32034;公司时代的落幕。

风暴的酝酿

风暴不是一蹴而就,而是一?#35762;?#37213;酿到今日的。

向海龙即将离职?#21335;?#24687;甚嚣尘上始于2017年。彼时,在百度12年之久的搜索公司HRBP(人力资源业务合作伙伴)负责人顾佩玲突然辞职赴美读书。HR是最能灵敏感知内部变化的部门,有两位接受《财经》采访的人士都把顾的离职看做是“地震”来临前?#26085;住?/p>

对于百度来说,2017年是让外界看到希望的一年。“魏则西事件”曾在2016年将这?#22812;?#21496;推上舆论风头浪尖,2017年初伴随“硅谷最有权势华人”陆奇的强势入驻和马东敏的回归,所有人认为百度迎来巨变。马东敏负责战投部。

但后来,集团层面发生了一件事,一度引起?#24811;?#20204;的警觉。

《财经》了解到,百度组建“人事委员会?#20445;?#36127;责公司中管干部任命和提拔。该委员会成员包括李彦宏、崔珊珊和刘?#32536;齲?#20154;力资源高级副总裁,今年5月退休)。崔珊珊是“百度创始七剑客之一?#20445;?#22905;是17年在百度元老任旭阳举荐下重回百度的,出任?#25300;幕?#22996;员会秘书长?#20445;?#30446;前接替刘?#32536;?#20219;人力资源副总裁。

一位接近百度人士认为,从“人事委员会?#32972;闪?#36215;,搜索公司进一步把“人权”交到集团手中,中管干部从向搜索公司晋升委员会述职答辩转向集团。该委员会首次在搜索公司发挥作用,是在决定百度联盟总经理一职的任命上。联盟总经理有三年任期限?#30130;?017年底,向海龙提议,让搜索公司原运营规划部负责人郭浪波来担任,但“人事委员会”拍板,答案是否认的。(郭浪波已离职)

崔芳和李忠军?#30452;?#26159;HRBP和联盟的接任者,崔芳本是支?#32844;?#25324;战投在内非业务的HRBP,李忠军是原CEO助理。他们二人在内部看来更接近李彦宏和马东敏,而非向海龙体?#30340;?#30340;原部下。这样是为了保证管理层彼此权力监督和透明。

但上述人士?#30130;?#26377;时从集团最高层派驻的手下可能会干扰业务正常运?#23567;?#19968;个案例是,搜索公司曾在贴吧尝试过一个小视频的信息流产品(?#34892;?#31867;?#24179;?#22825;的抖音),而战投部在2017年下?#38378;?#19968;名年轻的经理王涵宇来贴吧,他认为抖音这种产品只是昙花一现,应该在贴吧内发展“介于熟人和陌生人的社交?#20445;?#26368;终推翻既定方向。不?#33579;?#30334;度贴吧总经理胡h离职。

除了对人事任命权缺乏把控力,作为搜索公司总裁,向海龙自始至终没有财权在内部是一个公开的秘密。

搜索公司财务都需要经过集团CFO,而CFO向CEO汇报。原集团CFO李昕(Jennifer Li)和向海龙是相互掣肘的关系,上述中层回忆起一次矛盾爆发。CFO的观点是,应该保证公司利润率,哪怕收缩业务规模,只“吃”利润最丰厚的部分。一次会议上,向海龙当着?#20064;?#30340;面质问:“搜索公司到?#36164;?#20445;利润还是利润率?”一位搜索公司管理者?#34892;?#35773;刺地插话:“?#21482;?#36148;膜利润率很高,你去贴吗?”

一位知情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解释,搜索公司只是组织架构的虚拟公司,并未单独?#38378;?#20844;司实体,本质就是一个“事?#31561;骸薄?#30334;度从来?#38469;?#38598;团化管理(由集团高层而非事业部负责人做关键决策)。包括陆奇在内,没有任何一名高级管理人员手握过人事和财务大权。

2017年10月,关于向海龙离职的传闻一度达到鼎?#23567;?#22312;位于中关村的皇冠假?#31449;?#24215;会议室,搜索公司管理层在这里开战略研讨会。约20人的内部会上,向海龙坐中间,他开口第一句话就说:?#25300;蚁?#36319;大家宣布一个事,我不会走。”

此后半年流言更?#26377;?#28044;,一直到2018年5月18日陆奇?#24230;?#30334;度总裁和COO职务,4天后向海龙带着搜索公司高管出席联盟生态大会,这一传言终于平息。?#27426;?#19968;年后,在外界最平静的时刻,他离开了。

“所有的预兆?#38469;?#20174;去年下半年开始密集出现的。”上述中层分析。他能明显感觉到,集团高层开?#25216;?#24378;管控――“评定总监的时候,Robin(李彦宏)也要看,以前是没有的。”

陆奇离任后,百度面临的内外压力更为凸现。《财经》了解到,2018下半年,百度启动对医疗广告的整改。此前医疗广告营收?#24613;?#36739;高(约20%-25%),但医疗广告经常存在虚假成分。内部发起了一个?#23567;?#33853;地页托管”的整改计划,强制?#31361;?#23558;推广页托管到百度,进行监测以便打击假冒,要求在去年底100%完成。该计划主要针对“四品一械?#20445;匆?#21697;、保健品、化?#36924;貳?#21307;疗用品、医疗器?#25285;?#19968;位接近财务信息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透露,这次整改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影响营收,单季度大概影响十几亿人民?#26131;?#21491;。

在内部整顿的同时,外部势力正在?#35813;?#23835;起――字节跳动旗下抖音今年1月宣布日活突破2.5亿。在宏观经?#27809;?#22659;变化、广告主预算收紧的情况下,传统搜索对广告主吸引力?#38470;担?#26032;兴媒体对百度的抽血作用逐渐暴露。“去年8-9月份有点感觉出来,但我们对困难的估计?#24613;?#20005;重不足。”上述人士认为,去年医疗整?#38590;?#30422;了营收下滑的本质原因,“躺在了功劳簿上,对外部环境缺少?#27425;貳薄?/p>

在风暴爆发前最后三个月,隐约征?#36164;?#26377;迹可循的。据上述人士回忆,今年3月,在李彦宏参加的月度会上,他指责搜索公司销售主管,营收这么差为?#35009;?#19981;早说;4月,百度Q1财报原本定在20日发,结果延迟到5月中旬;5月,就在财报发?#35760;?#19968;周,战投部专门计算了搜索公司2019年剩下三季度的收支。

《财经》独?#19968;?#24713;,百度曾给几位核心高管签过一项对?#27169;?#35760;者目前了解到的不完全对赌条件包括:2019年?#36164;?#29616;1,股价达约300美元(相当于千亿美金市值);2,营收约达1200亿人民币。如若完成这些条件,高管们将会有一大?#26102;?#29616;。

权臣向海龙

很多人不知道,向海龙是百度最高决策组织Estaff中最年轻的高管。他于1977年出生在重庆,今年42岁。

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计算机系,向海龙大三就开始?#21254;担?#26159;当年同学里第一个花一万块买“大哥大”的人。毕业后向注册?#38378;?#20844;司――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这?#22812;?#21496;与百度?#38469;?000年?#38378;ⅲ?#26085;后成为百度、谷歌、新?#35828;?#30340;代理商。上海企浪的出资人是一名?#36718;?#20225;?#23548;遙?#20182;的妹妹后来成为了向的妻子。

得益于李彦宏赏识,百度在2005年上市前启动了对上海企浪的收购案,这起收购的操刀人是今天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。由此,28岁?#21335;?#28023;龙加入百度,开启了他长达14年的职业生涯。

在百度,向海龙的权力一路扩大。他得到的第一个身份是上海分公司总经理。一年后,当收购对赌到期时,李彦宏让他兼管?#26412;?#20998;公司,三个月扭转?#23548;ā?#20182;本来想从?#26412;?#22238;上海,李彦宏为了挽留,在2007年直接把他晋升为销售副总裁和Estaff成员。这时向海龙还不到30岁,比曾经?#23567;?#22826;子”和“最年轻副总裁”之称的李明远担当重?#38382;?#24180;龄更小――李明远是31岁升任百度副总裁。

随后向海龙先后“取代”了百度副总裁史有才、王湛和李明远等众多高管的位置。伴随这些人离开,李彦宏把他们留下的业务都划给了向――百?#28909;?#20844;司3万多人,向海龙管理约2万;搜索公司充当百度“现金牛?#20445;?#36129;献超7成营收。至此,搜索公司收归了百度很大部分核心业务,而搜索公司的权力顶?#21496;?#26159;向海龙。辞职前,他还兼任百度的PC(产品设计委员会)主席,而TC(技术委员会)主席是公司总裁张亚勤。

作为一名在百度颇有权势的高管,很多人对他的印象是――隐忍、知进退、有城府。向海龙开会很少直接坐到李彦宏或马东敏身边。一般的情景是,李彦宏坐在PPT一侧,马东敏坐在大会议桌对面,而向海龙不远不近坐二人中间,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。当李彦宏对业务细节出现疑问时,向会走到他跟前趴在桌上给他演示。

“大多数时候,他都会先往后退。”一位搜索公司?#24811;?#21578;诉《财经》记者,李彦宏经常会亲自过问项目,向海龙通常做法?#38469;遷D―退到一边。每当遇到决策时,向海龙都会对手下说“你去请教Robin?#20445;?#32780;等过一?#38382;?#38388;李彦宏?#21496;?#24149;后,他又重新出来做指挥。“有时候Robin会冲?#27599;?#21069;,海龙?#38469;?#32553;的,他们两个永?#25238;际?#20320;进我退的关系。”

在任期间,向海龙一直非常低调,尤其不喜欢抛头露面,但他却是身负流言蜚语最多的高层。“他一直低调地躲,但是躲不开,毕?#32929;?#38519;漩涡里面,是洗不清自己的。”上述向海龙同事说。

虽然性格内敛,但向在商业上展现出生猛的一面。接近向海龙人士说,他特别喜欢看?#25238;?#29289;世界》,曾对手?#38470;玻?#38500;了人类,世界上绝大多数动物?#38469;?#39295;死的。一只大象可能脚崴?#21496;投?#22833;生命。他因此警告下属――“不能犯一次错误”。

?#38378;?#25628;索公司后,2016年中向海龙提出手百和信息流战略。此战略下,时任负责人报了24个亿的预算。集团批准后,向海龙单独对他说:“我把钱给你了,如果这事做砸了,千刀万剐,提头来见。”

《财经》获悉,2019年百度春晚红包活动斥资10亿人民币,包括4亿央视投标和6亿红包,这是百度历史上第一?#20301;?#36153;大额资金打品牌广告。当时高层不少人反对,李彦宏也犹豫了一?#38382;?#38388;,向海龙“提着?#28304;?#31614;了字。

投标时,百度面对的最大竞争对手是字节跳动。据知情人士?#30130;?#25237;标时一个是红包活动,一个是视频活动,前者4亿起投,后者2.5亿起投。最后在向的主导下百度以4亿底价拿下红包活动,而字节跳动花了5亿人民?#26131;?#35270;频活动。春晚战役的千人团队在百度获得了“重大突?#24179;薄薄?/p>

李彦宏曾对内表达,高管应当?#25300;?#23558;死战,文臣?#30922;傘薄?/p>

多年以来,向海龙的形象更像是李彦宏和众多百度高管的“反面”。“他是里面最接地气的一个。”前述中层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向海龙给人的感觉不似李彦宏那样文?#26102;?#24428;,而是“精明、利落、?#38378;貳薄?#20182;重视收集信息,有时凌晨还在向下属询问,他会在群里@所有人,?#24458;?#39564;证。开会风格是针对业务偏强势的探讨,时不时直截了当打断对方说:“你这个?#27426;?#21834;,我听XX说不是这样的。”和李彦宏用人追求完?#20048;?#20041;不同,向海龙的观点是“有烂砖没?#20204;健薄?/p>

向海龙格外注重成本控?#30130;?#25237;资风格相对保守。在得知一名下属买了辆40万的?#25285;?#21521;叫着他的名字认真地说:“你开的是豪车。”此外,他热?#26376;?#25151;,而且很少买别墅,大多选择120平米左?#19968;?#22411;,方便转手。

《财经》了解到,百度有两项资本动作变更和向海龙有关。其一是百度外卖的出清,向海龙曾是内部最反对O2O战略的高管之一,当百度?#29260;鶲2O向人工?#24708;?#36187;道转变时,高层希望向将百度外卖?#22242;?#31859;?#38469;?#24402;搜索公司,向海龙拒绝收百度外卖,这一定程度促使了百度外卖的分拆;其二是,百度曾?#24613;刚?#30053;投资共享单?#28783;?#29260;ofo,向海龙多次力劝战投部?#29260;?#36825;笔投资。其观点是外卖和单车是AT支付战争时期的武器。

上述向的同事说,如果把?#27809;?#20135;品和商业产?#25151;?#20570;组成飞机的两个发动机,从2009年俞军辞职(原百度产品副总裁,与向海龙同年升任VP,?#23567;?#30334;度贴吧之父”之?#30130;?#36215;,相当于百度的一个发动机熄火了。“这十年如果没有海龙的话,这个飞机飞不到今天。?#25253;D―Q1财报显示,百?#28909;?#20170;现金和短期金融资产为1578亿人民币,这其中很多归功于向海龙的商?#24403;?#29616;。

一位互联网从业者说,如果一定要说向海龙之过,那就是他销售能力过强,令百度变现轻而易举,没能居安?#22025;?#32780;错失机遇。

重置棋盘

在近期某位高管离职前,崔珊珊与他有过一次对谈。据转述,她在谈话中抛出一个疑问――百度今天这种状况,市值没有突?#30130;?#22823;家的责?#38382;鞘裁矗縍obin本身就是在承担责任,其他人应该承担?#35009;?#36131;任?#21345;D―这次谈话被认为是集团最高层开始向下追责,起因是抖音赛?#26469;?#22833;被抬上桌面。

过去一年,字节跳动在抖音和国际化上突飞猛进,今年初他们悄然上线搜索引擎,正式发起针对百?#20154;?#32034;的进攻。百度不得不整合信息流和搜索?#20048;沟?#20154;突围。2月,搜索公司启动了一轮以迎敌为主要目的的轮岗,但?#21254;?#26009;之外触发了更多高管离开。

在原搜索公司架构下,向海龙共?#20852;?#21517;副总裁级别“战将?#20445;直?#26159;――负责手百和Feed的沈抖、负责搜索的吴海峰、负责商业产品的郑子斌和负责销售的顾国栋。其中,沈抖是向海龙招到百度,也是很早就选定的“接班人”。综合多位人?#31185;?#20215;,和向海龙内向不同,沈抖性格更外?#29275;?#20182;情商很高,注重细节,为人温文尔雅、?#30001;?#22914;流。

这次轮岗的本意是让沈抖一人统管信息流和搜索,提高内部效?#22763;?#20987;敌人。所以组织调整将吴海峰负责的搜索直接合并给沈抖,沈?#24230;?#38754;接管?#27809;?#20135;品(手百+Feed+搜索);吴海峰转而接手郑子斌的商业产品(凤巢)?#27426;?#37073;子斌调去负责以CRM为基础的创新业务。

百?#20154;?#32034;公司今年的三次变化

在搜索公司,沈抖和吴海峰一?#21271;皇游?#31454;争关系。沈抖在2012年加入百度,?#20219;?#28023;峰晚6年,两人原本?#38469;?#25628;索业务总监,中途沈抖转到百度金融,吴海峰继续在搜索,期间二人升至执行总监。之后沈抖调回搜索公司,两个人又?#21152;?7年被擢升为副总裁。去年,沈团队推出“百家号?#20445;?#21556;团队推出“熊掌号?#20445;琍K中“百家号?#27604;?#32988;。

这次轮?#35855;?#23475;?#23435;?#28023;峰的利益。“吴海峰不同意轮岗,但公司已经公告了。”上述接近百度人士说。他接到对商业产品的指令是“大力整顿”。不过,消息一出,最先提出辞职的是孙雯玉。孙雯玉是吴海峰新晋提拔的执行总监,执行总监在百度意味着是“见习期副总裁?#20445;?#22905;负责核心搜索业务。吴海峰被调岗后,孙雯玉上升通道受阻,最先辞职,而后是吴海峰。再之后,顾国栋因销售?#23548;?#19981;达预期,高层追责而其本人不认同,也递交辞呈。

百度现阶段面临一个?#34892;┺限?#30340;处境――移动生态事?#31561;?#20869;,除了沈抖是高级副总裁外,只剩下一位创新业务副总裁。而沈抖过往经历主要集中在?#27809;?#20391;,商业和销售根基不深。据《财经》了解,辞职风波后,商业和销售副总裁处于空?#21834;?#21516;时,沈抖没有直接接手销售。为了权力平稳过渡,崔珊珊和沈抖等临时?#38378;?#22996;员会,共同管理。

李彦宏也一直深度参与搜索公司业务。从2017年11月起,李彦宏亲自领兵信息流,他每天早晨8点?#38469;?#20986;现在百度科技园5号楼,和沈?#38431;?#20182;的总监们一起开早会。2018年中信息流走上正轨,李彦宏稍稍休息了一?#38382;?#38388;。下半年,他又接着和搜索公司开周会,开会时间是周一全天,上午和?#27809;?#20391;开,下午和商业侧开。

而集团层面也发生着一系列变化。《财经》曾在2018年4月发表文章《陆奇举刀,百度第三次重组内阁》,其中详细梳理了2000-2018年百度高层变动名?#36857;?#23558;人事变动划分成三轮,如今这个名单又有了更新。

2000年-2019年百度高层变动名录更新版

百度在今年推出高层退休计划,两位重量级高管张亚勤(公司总裁,将于11月退休)和刘辉(人力高级副总裁,于5月退休)进入该计划。他们?#38469;荅staff成员。

百度2019年最新组织架构图

在人力资源上,崔珊珊从刘辉手中接棒,有观点认为组建“人事委员会”目的之一,是集团高层帮崔珊?#33322;?#25509;人力资源。自她回归,百度高管已从招?#25239;庀时尘?#30340;空降职业经理人,转向召回老百度。《财经》获悉,过去一年,以张东晨(原总裁助理)回百度出任业务发展副总裁为标志,引发回归?#20445;欢?#30334;度从外引进的高管是原贝恩中国副总裁及全球合伙人陆原和原网?#36164;?#22330;部总经理袁佛玉,担任百度战略副总裁和市场副总裁。

为促进内部交流,陆奇曾在百度推?#23567;?#26032;风会?#20445;?#20182;离职后这一形态得以保留,崔珊?#33322;?#20854;改名“内部沟通会”。

据《财经》独家了解,此次辞职风波后,百度正在寻找各个岗位的继任者。其中,政府关系副总裁将是一位“老百度?#20445;?#20182;们还接触了美图COO程?#29275;?#24076;望他?#30001;?#19994;化副总裁之位,但?#27010;兴?#20046;不成功。此外,两位接近百度集团的人士透露,百度有可能将启动一轮裁员。“感觉暴风雨要来了。”一位?#24811;?#35828;。

辞职、退休、重组,意味着百度正在战争前夜“重置棋盘”。对于这是这家即将弱冠之年的公司来说,一场伟大的战役是挑战,也是机遇。新人们从前人手中接过火炬,肩负着更加艰巨的使命。

战事全面爆发前的夜晚比平时更加黑暗。兵临城下,黑压压一片中,有士兵在两军中间来回游走。敌军开出具诱惑的薪水挖百度能人强将,有人欣然答应,有人毅然镇守,还有人摇摇头远离这场炮火。

这是一场不能言败之战。一位在百度超10年的管理层对《财经》记者说:“如果百度此战失利,中国互联网还是BAT的,只是BAT要重生,这个B会从Baidu换成Bytedance(字节跳动)。”

曾有同事问他,你会不会加入字节跳动?上述人士生气地答?#27492;担骸?#37027;我就是站在了自己过去10年的对立面。”

? Top
刮刮乐怎么玩